别赤脚在这草地上散步,
我的花园到处是星星的碎片。

关于

相依为钙·下 | 主教扎

一个拖了很久的后续……

前情请戳上篇

前情请戳上篇

前情请戳上篇!(重要的话说三遍……)

依旧马卡内德预警,画风十分神经病,剧情乱起飞预警!

这是一个HE的故事,请看我正直的眼神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【相依为钙·下】

>>>


这世界上,日子是最不经混的。这句话我经常听别人说,却直到现在才能做到感同身受。

豆扎和驴分手——尽管他一直嚷嚷说是他甩了驴——之后,再也不用和老板抬头不见低头见地成日看人眼色生活了,日子过得那叫个舒坦,每天美美地睡到日上三竿,下午再出门呼朋引伴地去了酒馆。

作为朋...

相依为钙·上 | 主教扎

受澜歌太太“大家眼里的别人”启发,深夜发神经写了篇小品文,非常随意,剧情非常神经病,人物十分OOC,请大家随意看看就好。

马卡内德出没预警!

-----------------


相依为钙·上


我席大师的赫赫大名,想必整个维村是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的。女士们见到我,便争先恐后地致我以鲜花与热吻,而男士们则在聚会上轮流发表高谈阔论,以示对我生活作风的鄙视和不屑——可谁不知道他们背地里嫉妒我嫉妒得咬牙切齿?这声声唾弃,于我而言可算得上是褒赞。快忘了什么战士的伤疤吧,谁不知道同性的嫉妒才是男人最好的勋章?

若是要谈谈我自己的故事,那可就太过漫长了,怕是要花上一整晚,还是姑...

Die Lorbeergruft | 主教扎

Die Lorbeergruft

>>> 


0.

       梦中他所追逐的那个影子,从他视野中逃开,像一只灵活的鹿,令他至今难以忘怀。


1.

       一件事若是在日间从未想过,为何在夜间也会悄然入梦,这个问题科洛雷多不曾思考过。

       他不久前来到萨尔茨堡担任亲王大主教,积攒了满桌的文书需得一本本看,他向来...

一首很适合WonderSteve的诗。
>>>

我并不责备春天,
它已再次出现。
我不会责怪,
因为,年复一年,
它履行着职责。

我知道,我的忧伤
并不能阻止新绿。
叶片只在风中
俯身。

看到什么东西让
水边成丛的桤木沙沙作响,
这不会使我痛苦。

我获得了一个消息,
那湖泊的堤岸
依然美丽,一如从前——
就像你活着的时候。

我并不怨恨,
这景色,
这阳光令人炫目的海湾。

我甚至可以想象,
此刻,
不是我们,而是两个别的人
坐在倒下的白桦树干上。

我尊重他们的权利:
低语,大笑,
陷入幸福的沉默。

我甚至认定,
他们被爱绑在一起,
他伸出有力的臂膀
将她搂在怀里。

也许是新孵出的小鸟,
在苇丛中窸窣作响。
我真诚地祝愿
他们能够听见。

我并不要求
浪...

现代Paro | 圣诞节贺礼 | 全员向

【Merry Christmas】


裘达尔最近有些怪怪的。

倒也不是说这个人平时表现得就有多么正常,只是他最近的表现比不正常还要更奇怪一些。如果说平时的他在课堂上不是趴在桌上蒙头大睡,就是故意在底下和老师抬杠的话,他现在的行为可以说得上是正常到“诡异”——有一次白龙无意间转头一看,裘达尔的桌上摊着那本自开学发下来就没被他打开过的本子,而他自己则埋着头,抓着笔认真地往上面写下一行行笔记。

这个画面放到其他任何学生身上都算不上什么,但放到出勤率奇低、甚至会翘掉不重要的考试跑去爬树摘桃子吃的裘达尔身上,则令人毛骨悚然。

这样的例子白龙还可以举出很多很多。白龙甚至怀疑他是否在暗中策划着什么...

关于女权

壳居:

沉重的话题,不吐不快。


我是个女权主义者。


女权≠女尊,女权=平权=人权=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力。我是个软弱无能的人,没有什么抱负和野心,也没什么突出能力,讨厌和人争执,只希望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过自由自在的生活——这就是我支持女权主义的原因。覆巢之下焉有完卵,一旦女权倒退到人人必须结婚生子从父从夫的地步,我根本没能力从中逃出去,根本没可能自由自在地生活。


以前都以为自己能保持怂货状态等一切结束,天塌下来高个子顶着,女权也好别的什么也好都不至于轮到我操心,装聋作哑就是了。结果最近才发现,这么软弱的我居然已经是群体中最敏感、最受不了温水煮青蛙的一部分,......

福尔摩斯时刻!!
(翻出贝雷帽和烟斗

问:“回来了就过来露个脸啊”是什么意思呢?

已知:
①裘达尔昨天到达煌帝国
②裘达尔回国后没有立刻来见红玉
③红玉对此感到很生气
④巴巴之前也是绕了一圈路来煌帝国的
⑤但红玉没有因此不高兴
⑥阿拉丁没有提前打招呼就回煌帝国了
⑦红玉惊讶并随口嗔怪了一句

解:
“回来了就过来露个脸啊”=“即使你只耽误了一天我也很不高兴”=“你怎么不早点回来”=“我真的很想早点见到你”=“我很想你”。

对比:
巴巴(朋友)=“小阿里巴巴你平安无事就好^_^”
阿拉丁(弟弟般的朋友)=“应该提前和我说一句的,我瞒小阿里巴巴瞒得很愧疚呀^ ^”
白龙(弟弟)=“你终于回来了!我们一起加油带领煌帝国走向富强!”

答...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
有生之年!!!裘红铜矿!!!
No More Me!!
我的裘红魂!

现代paro | 七夕特别番外 | Magi

七夕特别番外~撒花~

内含穆莎、炎瑛、裘红、迦尔雅姆注意~

-------------------

【七夕特别节目·Radio】

阿拉丁:“大家,晚上好!欢迎收听今天的‘所罗门的智慧’,我是主播阿拉丁。不知道今天的大家有没有感受到一些不同的气氛呢?嘿嘿,没错,今天就是七夕节了哦!也许会有听众不了解这个节日,这里我就特地来说明一下吧!”

(翻动书页的声音)

阿拉丁:“(念道)七夕,又名乞巧节,是自古以来流行于煌帝国的传统节日,后面逐渐走出煌帝国,为世界上的大家所接受。啊,说到七夕节,还有一个很动人的传说呢!相传很久很久以前,天上有一名叫织女的漂亮大姐姐,她却有一位身为凡...

太阳与向日葵 | 现代paro | 穆莎

这个世界上,只有极少数的来电能在深夜把穆·阿勒奇乌斯吵醒。

他一向是个公私分明的人,在他的世界里,所有的公事都应该留给工作时间来处理,随着下午五点钟的钟声的到来而停留在那一刻;他的私人时间应该是用于放松和消遣的,所有精致奢华的舞会都会给他送去一份请柬,为他提供最醇厚的美酒佳酿,在纯粹透明的玻璃杯中闪烁着深宝石红的色泽,在觥筹交错之际散发着诱人的香味。

而以上原则,在面对那个人的时候,统统作废。

也只有那个人身边的人,才能在深夜打通他的电话。


在电话中听到那个人的名字时,穆浓浓的睡意在顷刻间烟消云散。他在不知不觉中捏紧了手机,电话的那端因他长时间的沉默而感到...

1/2

© 舟祁 | Powered by LOFTER